姜建強|《鬼滅之刃》日本票房超過《千與千尋》,漢字文化功不可沒

隨着動漫片《鬼滅之刃》的熱播,引發了日本人對漢字的極大興趣,民間出現了取名改名熱。而取名改名熱的背後,則是日本人對漢字力的信服以及對漢字美的感銘。

2020年10月,劇場版動畫《鬼滅之刃:無限列車篇》在日本上映,兩個多月內,累計票房突破317.2億日元,打破了此前《千與千尋》保持了18年的票房紀錄,成為日本影史新的票房冠軍。

最近,動漫片《鬼滅之刃》在日本人氣爆棚。超過宮崎駿的《千與千尋》,創下票房的歷史新高。若問成功的元素何在?筆者以為作者在角色中巧妙地植入漢字文化,是其成功的元素之一。

《鬼滅之刃》中的登場人物,都被冠上難以辨認與閲讀的漢字名。如主人公姓名為灶門炭治郎,他的妹妹叫灶門禰豆子。亮眼的“灶”,其實就是簡化的“灶”字。生輝的“禰”,其實就是簡化的“禰”字。劍術大師叫鱗滝左近次。“滝”則是漢字“瀧/瀧”的古體字。鬼殺隊員們的姓名更是字字不虛。如:我妻善逸/嘴平伊之助/慄花落香奈乎/不死川実彌/冨岡義勇/胡蝶忍/煉獄杏壽郎/宇髄天元/時透無一郎/甘露寺蜜璃/伊黒小芭內/悲鳴嶼行冥/錆兎/真菰/鎹鴉。為主人公炭治郎鑄打刀劍的鍛冶師,叫鋼鐵塚蛍。鬼王的姓名乾脆就是鬼舞辻無慘。而《鬼滅之刃》作者名更為離奇:吾峠呼世晴。是男是女都難以判斷。看來這位漫畫家諳熟日本人自古有之的“言靈”之道:世上最短最簡的咒,就是名。咒就是囚禁對方,解怨自己。誠如“一言主神”所言:好事也一言,壞事也一言,一言斷事。真可謂一姓一乾坤,一名一世界。

隨着動漫片的熱播,引發了日本人對漢字的極大興趣,民間出現了取名改名熱。如據“明治生命保險”的調查,與動漫裏漢字名有關的“鬼滅”名字,在男女新生兒之間有增加的趨勢。如角色裏的富岡義勇,久違的“義勇”漢字名,去年就增加不少。而可愛的女性角色甘露寺蜜璃的“蜜璃”漢字名,以前無人問津,現在則被女孩紛紛模仿取名。在日本的雅虎網站上,有不少家長們的留言:“想給兒子取名‘善逸’。這鬼殺隊員的我妻善逸。”“想給剛出生的女兒取名‘禰豆子’,想想也是閃亮閃亮的。”日本漢字學者也留言説,以後取姓“灶”的也將像“伊集院”“西園寺”一樣,被人們所喜愛。

《鬼滅之刃》的作者吾峠呼世晴,2021年被《時代》雜誌評為“下一代百大影響力人物”,但一直沒在媒體上露過臉。圖左是其早期作品集的書影。

可以想見,隨着動漫片的人氣不衰,取名改名熱還將持續。而取名改名熱的背後,則是日本人對漢字力的信服以及對漢字美的感銘。這種信服與感銘首先表現在他們對漢字的執着:即戀情也戀舊。比如説“龍”字。日語表記為龍/竜。後者是前者的略字並收錄日本常用

登錄後獲取更多權限

立即登錄